<nav id="143wd"><video id="143wd"></video></nav>
    1. <th id="143wd"><sup id="143wd"></sup></th>
    2. <u id="143wd"><em id="143wd"></em></u>

    3. <th id="143wd"><option id="143wd"></option></th>
      1. 沒有聲響的地方有天堂

        沒有聲響的地方有天堂

        來自:瑯琊文苑 原始部落 發表于 2010-6-2 13:48:15
        查看
        5262
        回復
        1

        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社區。

       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3秒注冊

        x
          嘎子是我大學的同班同學。他身上有二分之一的康巴血統。他高挑、漂亮的藏族母親長袖善舞,其清朗的面容和婉轉的歌喉反襯父親的寡言為另一種黃金。

          黃色和藍色的調合會產生綠色森林。兩個民族、兩種氣質的融合會產生洛嘎。他是不用化妝的司芬克斯,不需沙漠或荒原作背景就能出演自己的神秘。

          這神秘是由矛盾組合的。

          他的外表寧靜得像所有的高原湖泊或者是住在湖泊邊的人們。他們可以坐在瑪尼堆旁,一動不動注視著太陽在一天中年輕與老去。他還靦腆和害羞,像鄰家小弟,像姑娘,像不問俗務的佛徒。

          他的內心卻是非洲大草原,有六月的風暴在呼嘯,有成千上萬頭野獸在橫沖直撞。他有一次如同飛禽般地馳車狂奔。翻車時,一個冰雪世界像忘情的紙鳶跌進他的幻覺里,所有生存沉重都被那薄薄的紙片壓成碎末……

          是誰把他的內外掰為北極和南極?九歲時他第一次被命運驚嚇:善舞的母親垂下了她的衣袖,一朵蓮或菊垂下自己的面容。

          隨著父親的悲傷,他已感受到康定的孤獨是情歌的不再重現。邊城寒冷得連太陽也結冰了。他把自己的小棉襖解開,想捂熱自己的疼和邊城的疼……

          他用眼鏡把自己內外的矛盾協調起來。讓他可以躲在其后,從容不迫地觀察外界;也成為過濾器,把客觀的丑陋和紛擾弱化,留給他的人和事竟善意多了。

          經常,我面對嘎子同學都會發出疑問:我真的認識他么?

          想起1978年春暖花開的時節,我站在西南師大那座著名的東方紅禮堂的門口,見到了眾多的陌生面孔。當嘎子同學走過,樹上的玉蘭花瓣竟落了一身。他不過是在沉靜地走自己的路,并沒打算騷擾任何目光。但玉蘭花卻恍惚,像人發了一會兒呆。

          我真的記不起多少他大學時的事情了。

          那時,大家都忽略他真名,叫他嘎子,還給他取了個俏皮的綽號:姑娘。

          很多時候他都比姑娘還“姑娘”。幾乎不與班上的女同學交談,更別說周旋。有次小組活動,嘎子同學好不容易狂放一把,騎著男生們不知從哪兒搞來的破單車瀟灑飛馳,我們班上最有殺傷力的小喵陡然在后面妖嘀嘀地叫一聲:“搭個車噻”,嘎子“姑娘”就嚇得從車上咚地滾下來。他好怕,他真的怕,他的世界盛不住虛假,哪怕是玩笑也消受不起的。

          畢業了。當一些同學還在為自己的分配呼天搶地,他已默默回到自己的來路。在那座有著溜溜跑馬山溜溜云的雪域,他辦起了很漂亮的雜志《貢嘎山》。他還通過一摞摞的詩歌、小說,一些從心底流出來的文字真實地與對我們說話。

          我與嘎子同學的書信交談便始于那時,它的益處一直影響到我現在。這又從旁佐證:我對沉靜的洛嘎同學所抱有的敬重是無比正確。

         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期,嘎子帶著他漂亮的妻子進入重慶,在一家報社當編輯。那時,老編、老記們風起云涌拉廣告或替大款當“槍手”,瞎撰幾個字換幾文錢過日子。嘎子也很需要錢。他的家百廢待興,兒子剛呱呱落地。他是個男人,他的責任心強。但他仍目不斜視,沉靜著從單位抵達“蝸居”,又從“蝸居”抵達單位,過著簡單、清貧的生活……

          關于他的寫作,他的成就,重慶文壇幾乎一無所知。只是他更愿蜷縮。他害羞地低低咕嚨一句:怎么能與那些天人相提并論呢?就把頭更深地埋進紙和筆創造的世界。他甚至都不在意能否蛻變為漂亮的蝶。作繭也是美的,他想--在見不到日光的黑暗處吐絲,多少能體會到絕望和悲壯的重量……

          時至今日,他仍在陽光還沒出嫁前就起床寫作。他的心同陽光一樣純若處子,盡管窗外的樹們又被瑟瑟之風消滅了不少舊葉新芽……

          自然,他在我們這座城市活得不怎么樣,至少是離主流生活相距甚遠。有時,我都不明白,這個一聲不吭的家伙,這個文學殿堂過于固執的守衛者跑到這里來干什么?難道是為了笑話我們?反襯我們活得如此俗氣又無奈?

          我很怕同他對面而坐。他仍是不吭一聲,柔弱著自己的外表。他在逼著你去拼命說話,扮演“母親”或“姐姐”的角色,結果你的蠢和脆弱暴露無余。

          仔細想想,我與嘎子同學有離云那么遠和那么近。20年來,我們真正面對面交談的話可能不過百句,但我們的心靈間從不設籬,總能在人生的本質處會師。

          上帝是會讓每個人發聲的,只是形式不同。上帝很仁慈。但我們的城市非常冰冷,它會怠慢不會出風頭、不會尖叫的人們。
        豪華沙發
        李傳志 2011-5-6 10:28:31
        我一同學也叫嘎子      








  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3秒注冊

    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    主題

        帖子

        1305

        積分

        關于我們| 臨沂日報報業集團| 免責聲明| 隱私條款| 廣告業務| 聯系我們 |刪帖申請|小黑屋|手機版

        臨沂日報報業集團 瑯琊新聞傳媒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 不得轉載或鏡像
        魯ICP備05023831號   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37120180015   魯新網備案號:201053901   魯公網安備 37130202371306號
        社區熱線:0539-8966966   在線客服:QQ

    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    可以提现的软件